首页
> 新闻资讯 > 市县工作 > 泰州
江苏省跳伞队首届队员葛兰英返乡
发布日期:2017-10-13 信息来源:泰州市体育局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1958年,泰州女孩葛兰英从千里挑一的选拔中顺利入选,光荣成为江苏省跳伞队首批队员。1959年,由于她在第一届全运会打破定点跳伞全国纪录,又被选调国家跳伞队。

  10月11日,是江苏跳伞队成立60周年纪念日。原江苏跳伞队队员,年近八旬的葛兰英千里返乡参加江苏跳伞队成立60周年聚会,在这之前,她回到泰州,看望了分别多年的兄弟姐妹,并前往老省泰中旧址,找寻年轻时的记忆。

  葛兰英在泰期间,记者采访了她。老人的记忆穿越时空,回到那段翱翔蓝天飞跃空降的光辉岁月。

  选拔 3000比1

  1958年,为组建江苏省跳伞队,江苏省国防体育协会到全省8个市和专区中学的体育运动队中挑选人员,葛兰英从3000人中脱颖而出,那年她17岁,就读于江苏省泰州中学。

  “进入跳伞女子队伍的选拔很严苛,录取比例是3000比1。”葛兰英说,“我是名副其实的幸运儿,能够顺利胜出,主要得益于我优秀的身体素质和较强的运动功底。”

  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,葛兰英不仅学习和综合表现优秀,体育也是强项,曾在泰州市学生运动会初中组60米短跑夺冠,纪录保持了很多年。在泰州学生运动会100米跑比赛中,她也曾获得冠军。

  江苏跳伞队选拔标准主要是两条:品学兼优、身体素质好。选拔先在各学校展开,然后体检。体检十分严格,标准类似于招飞。体检从泰州到扬州再到省里,葛兰英过五关斩六将,顺利胜出。让葛兰英印象深刻的是体检时有个飞行平衡器,是圆形的,上下都有抓手,人趴在上面旋转,停下来落地要站稳,还要能辨别方位。

  江苏跳伞队首批招20名学员,男女各10人。葛兰英是泰州唯一入选的队员。

  训练很辛苦

  高三伊始,葛兰英告别了校园,成为江苏跳伞队队员。跳伞训练循序渐进,葛兰英和队友们先前往南京航空俱乐部进行体能训练,1958年10月底赴山东省济南市跳伞训练基地进行伞塔跳伞训练,半年后到徐州九里山机场进行飞行跳伞训练。跳伞队实行的是组织编制军事化、生活训练集体化,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,每天清晨,队友们徒步行军直奔训练场,训练中你追我赶,争先恐后。在登高行走克服恐惧心理、苦练平衡技能和强化臂力训练的基础上,队友们开始牵引跳伞、脱钩跳伞、打备份包跳伞、定点跳伞等各科目跳伞训练。

  “跳伞训练很辛苦,开始要从半米、1米、2米的高度往下蹦,以便让腿部有适应着陆的能力,然后要练臂力,”葛兰英说,那时候的降落伞很重,有20多公斤,每天要背着伞包从2米高的跳台往下蹦300多次,腿真的吃不消,又酸又疼,简直不是自己的了。可大家还是铆足劲练习,8小时规定时间外,大家还在加班训练。

  经过跳伞理论学习和地面实践操作训练,学会了跳伞操作要领,该上伞塔训练跳伞了。开始江苏没有伞塔,伞塔跳伞训练在山东济南。伞塔有70多米高,配有铁圈和升降装置,人站在升降机上,降落伞打开铺在头顶上方的铁圈上,升到伞塔顶端。“一开始往下跳,心里真的很害怕,不过伞面张开面积有60平方米,降落起来倒是稳当,每秒5米,十几秒就到了地面。”葛兰英说。

  1959年,葛兰英等18名队员被江苏省跳伞队选调徐州九里山机场参加四省市(上海、江苏、天津、湖北)飞机跳伞集训队训练。当时搭载跳伞队员的是运五,开始控制开伞的绳索固定在机舱自动拉杆上,队员跳下后,伞自动打开,练习一段时间后,自动拉杆就取消了,开伞动作交由队员自主完成。降落时,速度还是挺快的,落地冲劲大,要跟着伞小跑一阵。大家觉得平常的腿部力量训练派上了用场。

  跳伞高度从1500米到2000米、2200米,队员们逐渐掌握了跳伞技能,可以自如地完成跳伞动作。

  跳伞也有判断风向出错、降落伞挂在屋顶的尴尬,翻看以前的老照片,老人的微笑很温馨。

  成绩创全国纪录

  1959年,经过一年的系统训练,葛兰英和来自南通的王娟宜、来自南京的郑德富参加第一届全国运动会,三人男女组合定点跳伞项目打破了全国纪录。跳伞高度为1000米,通过调节左右拉杆,尽量降落到指定位置。距离定点位置越近,成绩越好。三人平均成绩打败了所有选手,拔得头筹。

  此后,葛兰英和郑德富、王娟宜三人被调往国家跳伞队。当时的训练在北京良乡机场。葛兰英和队友们一起,到全国各地汇报演出,她曾给蒙哥马利等要人做过表演;曾作为优秀跳伞队员代表参加国宴,受过毛主席、周总理的接见。

  幸福收获爱情

  就是在国家跳伞队,葛兰英与开装载伞兵飞机的湖北武汉小伙子赵志远相识、相恋并结婚,她成了武汉的媳妇。

  葛兰英在国家跳伞队的月薪是5元,她每个月都把这5元寄回家,贴补家用。

  “那时的生活条件虽然艰苦,但充满乐趣,”葛兰英说,队员们训练时,有时故意把伞落在老农的瓜地里,解一下馋,老农也很喜欢他们,但最后还是被队长发现了。

  在跳伞队的经历,成就了葛兰英干练果敢的工作作风,熟悉葛兰英的人说,她是个女强人,葛兰英自己解释:这与跳伞时的训练有关,“跳伞是勇敢者的运动”。

  “文革”中期,国家跳伞队被迫解散,葛兰英随丈夫去了武汉。她从武汉汽车制造厂普通工人干起,继续进修自学直至在武汉机械工业学校任党委书记兼校长。1992年因为工作过度劳累中风,多次入院治疗,仍然坚守岗位,1990年被评为全国先进教育工作者,享受省劳模待遇。

  幸运的是,经过康复训练,葛兰英现在只是腿部行走不便,身体状况良好,且儿女孝顺,老人晚年生活很幸福。